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yhzlmy的博客

日月沧桑——人生在世,须如豆腐,方正洁白,可荤可素

 
 
 

日志

 
 

日月沧桑(二)——漫漫 人生路(连载)5  

2017-02-05 20:23:39|  分类: 作品:日月沧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手足之情

我的父母都是教师,为新中国的教育事业奉献了毕生的精力,人民政府颁发的“教师之家”光荣证书父母一直保存到去世。父亲老实木讷,逆来顺受,不善辩白。1940年为逃避抓壮丁与亲友一起从永嘉逃到黄岩,从此就扎根黄岩。父亲的毛笔字、钢笔字写得非常漂亮,1942年经别人帮助介绍进入黄岩中学。1958年从我识字始,在父亲的办公室突出的立柱上贴着“向先进工作者某某(父亲名字)学习”等多条宣传标语,虽然还不甚解其意,但心中明白这一定是对父亲工作最好的褒奖,1962年底由于人际关系,名义上“支援山区的教育建设”父亲被“贬”到山区的一所中学。

母亲忠于教育事业,为教育事业奉献毕生的精力;是城区第一届人民代表,母亲从没有同我们提起自己的工作业绩;父亲在国民党时期稀里糊涂加入了三清团,母亲也是在当时不知道的情况下集体加入国民党(解放前夕,凡是公职人员全部都要集体加入,这是历史事件。),这两个历史上沉重的“政治”包袱父母背了一辈子,而且直接影响着子女的前途。

父母含辛如苦养育了我们兄弟四人。大哥和小弟不同于两个民主党派,二哥无党派,我是中共党员,照这样分析,我家早成了国共合作的典范,假如召开家庭政治协商会议,那肯定是名副其实。

血浓于水,兄弟如手足。

大哥:中医副主任,擅长胃、肝、胆等疑难杂症,设立专家门诊,望闻问切妙手回春,治病先治心。“心病还需心药治”是大哥的治病宗旨;大哥是我们全家的保健医生,大哥的孝心也是我们兄弟的榜样。母亲体弱多病,大哥每次把药煎好再送给母亲喝,母亲患乳腺癌后,医生说母亲的生命期限最多一、二年,大哥用中药调理,母亲到93岁才去世,从得乳腺癌到去世,又奇迹般地生存了15年,期间,除了母亲顽强地与病魔抗争,大哥用中医的方法精心调理是分不开的。我从小体弱多病,一生中有不少的坎坷,在内蒙古支边得过肺结核,落下了后患,导致2005年的那场大灾,右上肺被切除,从上海手术回来,站立不稳,行动不便,近乎虚脱。大哥每天早上上班前先来我家诊脉、开方,半年后去上海复查,医生都感到惊奇,说我恢复得非常好,我说大哥是中医名家,这是中医调理的结果。

大哥的门诊病人多,有时一天要看上百个病人。感冒患者,一般不超过三副药,每天中午大哥总是看完上午预诊的病人才下班,到家时饭菜都凉了,划拨几口,又到了下午上班的时间,匆匆地赶回医院上班。名声在外,周末休息,病人也会找上家门…… 

二哥:身体特棒,1965年征兵体检,超过了海军航空兵的各种条件,穿上军装准备出发时,又被脱掉军装,原因是家庭“政审”不合格。上山下乡运动开始,二哥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就“合格”了。由于条件太艰苦,从新疆兵团溜了回来,身上穿着件兵团的黄棉袄,腰中间绑着一根绳子,肩上扛着一根小木棍,小木棍一头挑着老式帆布旅行袋,进入院门,我当是叫化子,来到跟前,很惊奇,怎么是二哥回来了呢?

回来没有户口,成了“黑户”。他脑子灵活,邻居是细木工师傅,二哥边学边干,做些方凳、方桌等小家具卖,挣些另化钱,有时,我也帮着二哥打下手,也学会了一些简单的木工制作1968年底,我与同学们一起征兵体检,结果又被卡在政审关上,这所谓的政审,把我们兄弟害惨了,要不然,我们人生的历史要重新改写……1969我的命运也只能到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在临别之际,天空中下着瓢泼大雨,二哥从口袋中掏出一张淋湿了带有体温的五元钱从车窗口递给我,五元钱中体现了血浓于水的亲情。后来二哥又被迫回到新疆兵团,1980年初与二嫂一起回到家乡,安排在电力局。二哥的爱情还有个浪漫的故事:二哥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二嫂的父母都是解放新疆时进疆的老革命,二哥与二嫂的爱情从一条狗开始,狗追二嫂,二嫂吓坏了,正好遇见二哥,二哥打跑了狗,英雄救美“收获”了爱情。这个故事二哥在央视三台《向幸福出发》时叙说,有人提出疑问,难道真的是那么回事?我问二嫂,二嫂亲口告诉我确实有那么回事。从一只狗身上牵出一世的姻缘,这也算是一段人间奇遇。

我的十年青春奉献给了大沙漠边缘的戈壁滩,乘改革开放的东风,返城“顶替”父亲到学校后勤部门工作,发奋求知读书,改变面貌,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勤勤恳恳为教育事业奉献毕生的精力。

老四是家中的小弟,刚开始复课,母亲一定要他进夜高中,补习功课。二哥和我支边,按政策可以招工一个,小弟被招工,虽说进入工厂,由于没有关系,被分配在翻沙造型车间,干的是最底层、最苦、最累、最脏的活,小弟边工作,边上电大努力学习,凭着勤奋刻苦,改变了自己的命运,后调入安监局。

2005年7月下旬,我在上海肺科医院作右上肺切除的大手术,小弟得知后,着急惊慌,把手上的工作安排好后调休与侄子一起坐车到上海肺科医院看望,那时还没有高铁和动车,坐长途客车到上海起码要六、七个小时,谁愿意来回颠簸呢!这就是兄弟之间的手足之情,小弟想得周到,怕我在上海治病一时经济困难,带来一笔钱,关键时刻发挥了作用,帮我度过难关……骨肉深情,终生难忘。

大哥的古文学和小弟的古诗词底蕴丰富,实力深厚。常写些诗词把玩,提高兴趣,陶冶情操,小弟结婚时,自拟一副对联贴在婚房两旁:“山明炎结侣,水秀琴知音”不露山,不显水,天巧地合,正好把小弟和弟媳的名字嵌入对联中。

我们兄弟都牢记父母的教诲:有一颗慈善的心,决不溜须拍马,最忌讳当面是人背后是鬼,两面三刀、披着人皮,干着鬼事,人不人、鬼不鬼,阴不阴、阳不阳的怪物;自强自信、阳光洁净,清清白白做人,老老实实干事,靠自己的本领吃饭,活得踏实,活得自在,活得开心,活得潇洒。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2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