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yhzlmy的博客

日月沧桑——人生在世,须如豆腐,方正洁白,可荤可素

 
 
 

日志

 
 

日月沧桑(二)——漫漫 人生路(连载)6  

2017-02-27 20:26:37|  分类: 作品:日月沧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外公 外婆

  我们从小与外公、外婆一起生活。外公、外婆勤劳、朴实。三年自然灾害,如狼似虎、正长身体的我们吃不饱饭,外公、外婆宁愿自己挨饿省下口粮让我们多吃一点,因此而过早地去世,我亲眼目睹外公去世的。读小学三年级的那天早上,吃过早餐正准备去学校,外公喊我,我马上过去,外公掏出钱,让我去买煮熟的荸荠(马蹄)。米糠、薯皮、植物块茎等本用来喂牲口的东西拿来充饥,难以咽下不能消化,拉不出屎,荸荠有润肠的功效。我一路小跑很快就买了回来交给外公,外公让我等一会,用擅抖的手拿起一个荸荠用力掰开一半,意思是这半个给我吃,虽然我很馋,但我还是说“外公,您吃吧!”一个荸荠才多大,还要掰成两瓣,现在想想还有泪水往肚子流的悲痛感,看着外公用尽力气掰,也没有掰开,外公已经没有力气掰开了。外公挪了一下身子,才发现外公半露着屁股,一条腿裏着被子,另一条腿挂在床沿,估计是想解大便,又拉不出来,才让我去买荸荠的,时间不早,母亲早已去了学校,我也急着要走,但还是怕外公摔倒不敢走开,外公很费劲地吃了几个荸荠,突然一声长叹,出了一口气,弯倒在床头,手一松,剩下的2颗荸荠掉落在地上。我使劲地呼喊外公,外公不吭声,大哥和父亲听见我的喊声跑了进来,大哥喊了几声,外公还是不吭声,父亲说“外公走了”,要我马上到学校让母亲立即回来,此时,紧张的连哭的时间都没有……

 我与母亲一路小跑回家,烧好开水,母亲自己给外公理发,然后擦身体、换下身上的脏衣服,给外公穿上一整套送终的新衣服,最后给外公戴上帽子。这一系列过程我都亲眼目睹。理发时,母亲先拧好毛巾,给外公洗脸,再用热水把头发打湿,母亲在自己的大腿上铺上一条干净的毛巾,把外公的脑袋靠在大腿上,一手托着外公的头,一手拿剃刀剃头发。事后我问母亲有没有学过理发 ,母亲说没有,只是剃光头比较容易。如果说要雇用专门干这种活的,是一笔不非的开支,为了节省,这一切母亲就搞定了。整理好外公的遗体,外公与平时睡着一样……

 外婆要二哥赶紧去城南十几里外的下乡通知姑婆(外公的妹妹),乡下没有通车,二哥冒雨一路小跑,过午,二哥与姑婆一起到家,样子有点滑稽,他的头上带着小斗笠,把锅翻过来扣在小斗笠上,小斗笠的帽尖正好顶着锅肚脐,既掉不下来,还省去手拿的麻烦。我不明白当时二哥是怎么想起这一招的,那种滑稽相如果放在别的时间,肯定会轰堂大笑,只是亲人没了,悲伤都来不及,再滑稽也笑不出来。

生活艰苦,条件有限,外公没有举行葬礼,出葬简单,能省就省。父亲、大哥和几个亲戚轮流抬着棺木,二哥扛着一根稍头带叶子的竹杆,俗称“引路幡”,手中提着一面锣在前面敲着,算是“呜锣开道,遇道路转弯或过桥时撤几张纸。我提前出发,任务是向方山下畜牧场工作的乳爹(我寄养在乳父母家到六周岁上学时才回家)提前借好挖土埋葬的工具,棺木抬到山上,恰好有一个大深坑,草草地把外公埋在深坑中,冒出尖的小土堆上连个墓碑都没有立,只记住前后有两棵小枫树。不是我们不孝,而是受条件的限制,活人都吃不饱,自身难保,实在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后来,我和二哥都去了边疆,当年埋葬外公时,小弟还小,没有去山上,不知道外公葬在什么地方,无法祭扫。九十年代由于修二环公路,外公的坟要迁移,到处寻找,时过境迁,山坡上成片的树林,小枫树成长大树,费尽周折,扩大范围多次寻找仍然找不到,我和二哥只好在印象中的附近挖些泥土,放在小的棺木之中,一边嘴中不断祈祷:外公在天有灵,让我们重新给您老人家安葬……

 1965年8月底,开学在即,由于身体的原因,父亲带我去山区的中学念书,从家到山区的中学,虽说没有多少路,但由于交通不便,比上杭州、走宁波还麻烦。先是坐公共汽车到长潭车站,沿斜坡公路爬上水库大坝,再从坝顶走到水库渡船埠头等待各个方向的船班,大约一个小时,渡船到达水库里边的渡口,上岸后,如果赶上公共汽车,那就好运气,一般情况下都得步行15里地才能到达。

有一周六,父亲说有事回家早早地走了,到了周一父亲没回来,学校书记告诉我说父亲来电话了,外婆去世,这几天回不来了,让我呆在学校上课不用回去,我一听,泪水没有从眼中流出,又一次在心中流淌。外婆对我很好,我从小寄养在乡下到了6周岁开始上学时才回来,刚回到家时,兄弟之间有一种陌生的感觉,说我是“另窝鸡”,也会受到兄弟无意的排挤和一些小小的“欺侮”,外婆总是在关键时刻保护我,从8岁的暑假开始,外婆上街买菜时带上我,我一边帮外婆提菜篮子,一边注意观察,所以,我很早就能独立买菜,一眼就看出蔬菜的新鲜程度,还与菜贩子讨价还价,成了买菜的“小行家”。

外婆比外公晚四年去世,条件仍然艰苦,外公去世时,棺木好歹还是松木板,外婆安葬时棺木用水泥、木渣、刨花等混合制作的,也不知道这是谁发明的?可想而知棺木的质量,外婆安葬在外公的同一个山坡上,总算用砖块垒了个坑放进棺木再在上面压块石板。等我从内蒙支边回来后,才自己动手在泥瓦匠朋友的帮助下给外婆做了块水泥坟碑。同样是为了修二环公路,外婆的坟要一同搬迁,找人挖遗骨时,不敢确认是不是外婆的坟?挖到盖着的石板,经当时在场的兄弟辨认,基本上有把握,才继续往下挖,水泥、木渣棺木早已经成了粹渣,外婆年老时梳着头髻插着一枚玉簪,清理遗骨时,发现头颅骨后的玉簪,这才最后确认是外婆的遗骨。

小四轮载着外公、外婆的遗骨,重新安葬在国家指定的公墓,后来,父母的坟墓也选择在附近,让外公、外婆与父母亲重新“住”在一起有个照应……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9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