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yhzlmy的博客

日月沧桑——人生在世,须如豆腐,方正洁白,可荤可素

 
 
 

日志

 
 

日月沧桑(二)——漫漫 人生路(连载)4  

2017-01-09 11:29:04|  分类: 作品:日月沧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家的记忆(二)

桥西侧有一所“西江小学”因江而名,母亲一直在这所学校教书育人,我人生的启蒙教育也始于这所学校。校园北面有颗大枣树,每年成熟时,红彤彤的大枣挂满枝头,煞是好看。印象最深刻的是校园西侧沙坑旁有一滑梯,高约四米多,宽接近五十公分,厚度达五、六公分,那是一整块大柏木板,非常的光滑。滑梯陪伴着我童年成长,吃过晚饭,几个与我年龄相仿的老师子女,顺着滑梯斜坡逆向加速快跑,开始时有些困难,差不多跑到一半就开始往下溜,掌握技巧后变得轻巧,这说明除了胆大、心细,掌握方法非常重要,学习也是如此。沙坑旁还是爬梯,高约五米,宽约四米,并列连成四梯,一有空就从这边爬上,再从那边下来,你爬我追,玩得开心,连下课的十分钟都不会浪费。

五洞桥桥东两旁建有水埠头,水埠头同样用长条石砌成,建有约三米宽的十多级台阶,不管水浅还是水满,踏入台阶方便洗涮,水质好,在埠头上洗衣服的人很多,几乎没有空闲的时候。到了夏季,附近的居民,不管是大人、小孩都在五洞桥周围游泳、洗澡。水埠头经常有运输的船只来往停靠,搭上跳板方便乘船的客人上下。不过,随着旧城改造,水埠头被彻底改造成沿江绿化带。

西街东止塔院头,塔院头原先有座宝塔,早就倒塌,但一直用作地名。西街是一条商贾云集繁华的商业街,主要经营南北货,著名的商家有王万春、叶大生南北货店,街上靠东有一家陈仲豪西医院和金利生中药铺,这两家医铺各具特色,不分仲伯,悬壶济世,利民百姓。金利生是一家祖传上百年的皮肤病特色专科,擅长治疗各种疔疮肿疖等疑难杂症,即使目前高科技的医疗水平,仍然响有盛誉。

西街整条街几乎每家门面全是商铺,其他的还有糕饼、酒坊、裁缝、铁器、剪刀、碗店、药材、理发、尚鞋、箍桶,雨伞、银器和水果等商铺和作坊,做生意各怀绝技,平分秋色。我对尚鞋铺特别有记忆,在这条不长的街上,至少有三家尚鞋铺,其中一家尚鞋师傅是外地人,后来到黄岩城关开店铺,与外公、外婆是至交老朋友,只知道老年人称他为“乃老师”按照辈份,我们都尊称他为“乃老师公”,他尚鞋技艺高超,为人和善,生意做得顺风顺水。雨伞作坊紧挨着鞋铺,印象也很深刻,做伞时先挑选好毛竹,加工成小细条,用小线条连接成圆形骨架,再在骨架上分几次糊上专用的几层纸,每糊一层刷一次油漆,这种漆是植物油桐树籽榨的,俗称“桐油”。等油漆干了,安装上细竹子伞把,一把伞就做好了,随着现代化技术的发展,这种纯手工做伞的技艺目前已经失传了。

正对我家西路口有一大户人家也姓赵,几进院落俗称“赵家里”,据说是巷南端的赵家的同宗分支。赵家大院正南面有棵约两人合抱的大银杏树,因这银杏树的名气又把树周围的地方称为“杏树里”。这棵树的树龄大约在三百年以上,属于名贵树木,列入重点保护对象。旧城改造中,老百姓一致要求政府在拆建时注意保护,千万不能因拆建而毁坏古树,为保护古树在四周围围上栏杆。银杏树又高又大,树冠展开,形成一把大伞,面积差不多约一个篮球场,抬头仰望,片片如心形树叶风中摇曳,恰如在点头微笑。此银杏是雌性,城东九峰公园山边老寺院旧址中有几棵与它树龄相仿的雄性银杏,风力传授花粉,每年银杏硕果累累。到了深秋,满树金黄,抬头仰望,金黄色的叶片与蓝天白云组合成一幅动感的画卷,天然之作,不可多得,美得令人陶醉。叶落归根,风吹果落,叶片伴随着成熟的银杏落满地面,从中捡起果子,把果子压在木拖鞋(小时候没有塑料拖鞋,不管大人还是小孩都趿拉着木拖鞋)下来回踩,去掉外面包裹着的嫩皮,白色的杏仁露出庐山真面目,所以也叫“白果”。

银杏没有成熟时是很难打下的,经常有心急的人把几根长竹杆连接起来打果子,结果收获甚微,更有意思的是有人手拿晒衣服用的长竹杆,凭着蛮力像投掷标枪一样往树权上投射,想把果子射下来,其结果更可笑,竹杆被茂密的树杈挂住下不来,适得其反,沮丧的心情可想而知,这根竹杆只有等刮大风时落下来,或者果子成熟、随果、叶一起飘下来。有一次刮风,枝杈上的竹杆凑巧掉了下来,把行人吓了一大跳。欣赏心形银杏叶从空中随风慢慢飘落地面的过程也是不可多得的享受,一片片金黄色的叶片从眼前飘过,洒落在身旁,恰如向你招手请安,愉悦的心情油然而生……

品尝银杏果有两种方法,一种拿回家去炒熟。另一种是找附近农民的“灰堆”。家中烧柴困难,大家都喜欢采取第二种方法。灰堆是除掉杂草晒干后堆成大堆,压上泥土,然后点燃,让它慢慢地熟化,形成有机土肥。找根树枝,在灰堆旁掏一窟窿,放进白果,注意不要放得太深,白果被灰堆中灰火的高温熏烤,烤熟时会噼噼啪啪自动弹出,这会儿要眼捷手快,谁先捡到谁先尝,这情景也是不可多得的童年乐趣。不过,性急火燎反而坏事,果子刚烤熟,很烫,一不小心就烫手或嘴巴。白果虽然味美,它含有一种类似氰化钾的毒素,决不能多吃,吃多了会中毒。有关“灰堆”的趣事很多,孩童时曾在灰堆中烤过红薯、玉米、土豆,香喷喷的好吃极了……

据《黄岩县志》记载,县城素有“三十六街,七十二巷”之说,这是不是与36颗“天罡星”和72颗“地煞”有关我无从考证。而这72巷”,有“行书巷”、“曾铣巷”、“柴桑巷”、“草巷”、“柏树巷”、“斗鸡巷”、大小“梅梨巷”……每一条巷都有其历史典故与出处。比如,“曾铣巷”,就有“明万历中期,从御史周磐上疏建祠,准旨在陕西建祠,黄岩县城建‘三边总制坊’和‘曾铣节制三陲坊’。今遗故居‘曾铣巷’”之历史;比如五代始,黄岩是对新罗国通商的主要基地之一,新罗商人在黄岩的聚居地称为“新罗坊”,明代县志记载:“新罗坊在县东一带,五代时新罗国人居之,今呼柏树巷。”……街、巷都是台州市区历史文化的一个代表符号。

柴桑巷,一条不足二百米青石板铺成的小巷被列入县志,可见隐藏着许多的历史典故。县志中记录着西街从西到东不足五百米长的街,里面有许多故事:南宋,曾与朱熹合编《资治通鉴纲目》的赵师渊;明代,“清介第一”吴执御、兵部尚书王爌;民国,抗日名将方策;当代,两弹一星元勋“陈方允”,都曾在街头巷尾留下足迹,此街可谓“人杰地灵、钟灵毓秀”。

小时候,没有自来水,喝的全是井水,院门外南侧有一口水井,水质好,这口井解决周边几十户人家的喝水和生活用水。那时候,没有电冰箱,西瓜买回来后装在吊好绳子的竹篮子里再放进水井中,利用井水的温度降温冷却,放上一、二个小时后提上来,比如今放在冰箱中的西瓜还要好,通过冰箱冰镇的西瓜容易走味,而放进井水中的西瓜是原汁原味。四邻六舍绝不会错拿,要是现在,空竹篮子也许还在,西瓜早就没影了,不过,现在都是自来水,要想找口水井也难。

我对家的概念不深,六岁之前,寄养在乡下乳娘家,上学时才回父母的家,住家的机会也不多,经常跟母亲住在学校,即使母亲回家,我也能够单独一人住在母亲的宿舍,早已经养成独立生活的习惯,十五岁跟随父亲到山区的中学,十八岁上山下乡到了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整整十年,二十八岁回到家乡,在家住了不到一年,搬到工作的学校,掐指算算,真正在家的时间没有几年,但对家仍有着浓厚的情感,比如,孩童时与邻家发小做游戏、捉谜藏、滚铁环、逮知了、玩玻璃球、游泳、掏水井、打水漂、割草、养兔子……童年的印象即使年过花甲,回忆起来,仍然是一份清纯的甜蜜。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