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yhzlmy的博客

日月沧桑——人生在世,须如豆腐,方正洁白,可荤可素

 
 
 

日志

 
 

两千多年前那场戏  

2016-10-07 10:19:12|  分类: 美文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一场一个人演另一个人的戏。演者,优孟;被演者,孙叔敖。他们是《史记》中“滑稽列传”与“循吏列传”里的两个人物。

  当时,孙叔敖已离世,优孟还活着。一个活人,突发奇想,破天荒地要去扮演一个死人,必有蹊跷之处,必有无奈之处,必有智慧之处。

  孙叔敖是官,而且是不小的官,官拜楚国令尹。令尹,即宰相。拜相时,孙叔敖相貌平平,“突秃长左,轩较之下”(《荀子·非相》)。这位个头不高,左臂略长,头发稀少之人,少年时,勇杀双头蛇而德播草野,青年时带领族人、仆人与当地乡邻,在江淮之间“决期思之水而灌雩娄之野”(《淮南子·人间训》)。孙叔敖兴修的“期思陂”,早于李冰父子开挖“都江堰”三百多年。楚王闻其贤,拜为令尹。拜相时孙叔敖的“黑、瘦、小”是熬去了多少心血、损伤多少筋骨、经历多少风吹日晒,才能铸造出来!当了官的孙叔敖,整顿吏治、颁布典律、施教导民、发行新币、兴修水利、根治水患、伐陈围郑、奇兵破晋、廉政爱民,辅助楚庄王,在烽火狼烟中,渐成霸业。封赏时,孙叔敖却“为辞不就”。司马迁因此在《史记》中将其列为“循吏第一人”。

  该说到优孟的那场表演了:孙叔敖已逝多年,一日,楚庄王设酒祝寿,“孙叔敖”竟一如生前到宴会贺寿敬酒,庄王大为惊讶,以为孙叔敖复活了,想再用他为相。当然,孙叔敖没有复生,一切都只是优孟演的戏。

    优孟出演的这出戏,是煞费心机的,他把握到了最佳的进言时机。据说他遇到孙叔敖正在野外打柴的儿子,与其同往孙叔敖家中,见孙叔敖遗孀及家小无蔽体衣、无隔夜粮,灵魂被“清廉”的火狠狠烤了一次,才有了这一场表演的动机。他想找一件孙叔敖的旧衣裳作道具,这些旧衣早拆补到其妻儿的身上了,他自己随即做了和孙叔敖生前一样的衣服帽子穿戴着,模仿孙叔敖的言谈举止,反复演练一年多后,复至孙叔敖家中,孙叔敖的妻儿都许久辨认不出,也就是演技到达活灵活现足以乱真的境界,方才登场!

  优孟不可能顶替孙叔敖为相,而楚庄王也未必真的看不破优孟的表演。但仅仅是孙叔敖的形象,就已经像这个“廉”字一样,一旦闪现于眼前,就足以刺入人心,让人不得不去正视。

  三天后,优孟说:“我妻子说千万不要这样做,楚相不值得当。像孙叔敖那样,做宰相的时候,尽忠尽职,为政廉洁来治理楚国,楚王才得以称霸,如今他死了,他的儿子没有立锥之地,穷得靠打柴来维持生活,如果做楚国宰相像孙叔敖那样,倒不如自杀!”(《史记·滑稽列传》)这一出精彩绝伦的戏,是对孙叔敖廉吏形象最好的补充与升华。楚庄王受到孙叔敖精神境界的感染,遂将寝丘的四百户分封给了孙叔敖的儿子,用来祭祀孙叔敖。

  两千多年前的那场戏,是不是史上最传神的一次表演,我们无法定论。但是这场戏,背景是“廉政”的大幕、情节是“廉洁”的鲜花、戏文是“清廉”的颂歌,连戏台都是用大写的“廉”字搭在历史的高处的,这个高度,是后来许多戏曲无法抵达的。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4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