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yhzlmy的博客

日月沧桑——人生在世,须如豆腐,方正洁白,可荤可素

 
 
 

日志

 
 

烙饼的故事(二)  

2016-01-07 19:36:03|  分类: 回忆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出差路上

 在内蒙兵团,由于我的工作性质,经常要到远离连队一、二十公里,甚至更远的地方出差,采购连队所需要的农具机械配件以及木工制作中不可缺少的各种长短不一的钉子,粘合木材的胶水等,交通工具是向老职工借自行车,或者赶着毛驴车,连队通往外面最好的一条说是国道,其实就是沙石路,由于土质的原因,特别是到了开春解冻,路面经常翻浆,不是这里鼓起一大块,就是那里陷进一大坑,行进在这样的公路上如同跨越“地雷阵”,特别是骑自行车的,体力的透支是“必须”的。

 有那么几次,在我的记忆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一大早出去,过了大中午还没办完事,肚子早已饿得慌,返程的二十多公里沙石路,遭遇逆风,蹬自行车是非常费劲的,风大时扬起的沙石到处乱飞,遇巧赶上沙尘暴那就活该倒霉,顶着逆风推着自行车,也许连车都推不了,只能原地蹲着或趴下。内蒙不像内地,出去几十里地荒无人烟,那个时候条件非常艰苦,途中根本没有什么小吃店和餐馆,不管购买任何的粮食食品首先需要提供粮票,没有粮票想都别想,只能做白日梦,好几次等我回到连队是下午三点多钟,人已经饿得发晕,回到宿舍瘫在地上不想起来,可饥饿的本能又驱使我赶快找点填饱肚子的东西,不管是硬的、还是凉的、冰的,一个劲地往嘴巴中塞,等缓过劲来,才明白自己的存在,感觉灵魂和身子还能活动。

 印象中这辈子最能吃的是在“激流放筏到达一连后,一连食堂早已分批为我们煮好了手打面,一大铝盆面条端上来,没几分钟就被我们”打扫“得一干二净,接着又是一大盆。能盛半斤多的搪瓷碗,每人平均喝掉十碗面条,我喝到第十一碗时,感觉肚子实在是装不下了,半躺在战友的炕上晕糊了好长一段时间。饿,固然很难受,但吃得太多,同样也不好受,不过人的欲望就是这样:饥饿过度,等逮着吃的,那就不计后果玩命地吃,还不长记性屡教不改,这也是人性的杯具。

 在内蒙,每年年底,老职工每家都要杀猪过年,杀了猪的当天晚上,肯定是互相邀请吃猪肉、酸菜、土豆炖粉条(当地的风俗是杀猪后,取猪脖子根以下俗称为二槽肉大约十多斤炖上一大锅,再留一部分鲜肉过年,其它的全部腌制或炼油保存)。说起猪肉炖粉条,那也是内蒙的一大特色菜,即使是现在,不管是高档餐厅还是小餐馆,都拿这道菜当品牌。我是连队惟一的木工,算是技术人员,所以,老职工家杀猪时都会邀请木工、电工等所谓”用得着“的去吃猪肉炖粉条。在内蒙生活条件非常艰苦,开始几年又经常吃不饱,处于半饥半饱状态,一听到有好吃的,又有哪个不”贪”吃呢?邀不邀请只是一种形式,说不定还有不请自到找个借口“蹭”一顿,不过,老职工们也荦荦大方,来的都是客,一视同仁。

 我与老职工关系还是比较”铁“的,老职工家有什么困难,坏了的家具、农具我都会主动地帮助修理,外出时,借老职工的自行车也比较方便。虽然,有些事已经过去四十多年,但回想起来,还是有一股很自然的亲情,每一次返回内蒙,除了看看已经很荒凉的连队,老营房虽然破旧不堪,但那是人生青春十年生命的寄托,最主要还是看望那些仍然生活在那里分散在各个分队的老职工。2015年的暑假,由于时间的原因,不能一一去拜访,通过当地的王副连长把原四连的老职工召集到杭锦后旗,说是请他们吃饭,实际上是借此机会实现大多数都能看望的目的。我们早就过了花甲,生命是脆弱的,王副连长在我们看望回来后还不到两个月因突发心脏病走了。

 言归正传,经历多了,也摸到一些门道,熟悉的老乡告诉我一个公开的秘密:出门在外,只要身上带着粮票,途中到任何一个生产队的队房(队房就是生产队商量事情、存放农具、或者是场院的看护用房),交上粮票和钱,按照标准管队房的都会给你烙个烙饼(有时队房中也会存放着蒸好的馒头),当然,存放的馒头是凉的,还不如现做烙饼香脆。条件艰苦,绝对没有肉食,就餐时,提供时令蔬菜或自己腌制的咸菜就相当不错了。烙饼分五两、八两或一斤。那个时候没有油水,又赶上正是能吃能干的年轻人,一顿吃上一斤重的烙饼是根本不在话下的。有一次战友之间打赌,二瓶肥肉炒蛋的罐头(每瓶重500克),二斤面粉的馒头,限时吃完,结果,还没到规定的时间,这些东西统统地被消灭干净,因此,这个吃货被称为“牛大肚子”。

 我一般都是返程时到太华产队的队房作了停留,一来二往也熟悉了,老乡让我坐上炕,北方人吃饭都是坐在炕上的,炕上放着一张小方桌,方桌上最常见的是一盘蔓茎老疙瘩咸菜和葵花子,这种咸菜是内蒙的特产,腌好了与北京“六必居”的名牌有得一比,葵花子在内蒙也是特产,葵花子很香,越嗑越想嗑,所以大多数知青的前门牙因磕瓜子留下了缺口。一旁正在吃饭老乡先给我端上一碗热茶,内蒙的茶是砖茶,茶叶用锯锯开或拿刀砍碎,放进水壶,水烧开时再放把盐,我一边磕着瓜子,一边喝着茶。

 烙饼熟了,热气腾腾,吃着烙饼,就着咸菜,喝口砖茶水,悠哉乐哉,感觉如同神仙。后来出差,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只要临近中午,我都瞪直了眼睛找距离最近的队房,先去解决肚皮问题,与老乡聊聊天,天南海北地胡侃一气,弥补环境恶劣、心中寂寞的空虚。当地的老乡都很朴实,基本上没去过大城市,只要你有口才、有丰富的想像力,那怕你胡编一些不靠谱的故事,他们也信以为真,当然,绝对不能欺骗。

 后来,我们在内蒙安了家,学会了烙烙饼、蒸馒头、赶面条、贴锅贴、蒸发糕、玉米面窝窝头、熬小米粥……但我对烙饼的那种清香情有独钟,每次吃烙饼,我都会想起激流放筏途中“啃”硬烙饼的情景。再后来,回到了家乡,每天吃大米饭,偶尔也会动手烙几个烙饼,换换口味,改善、丰富生活。

 烙饼是我生命中青春时期不可缺少的生活环节。我对烙饼特别有感情,烙饼情节也是我这辈子忘不了的情怀。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3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