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yhzlmy的博客

日月沧桑——人生在世,须如豆腐,方正洁白,可荤可素

 
 
 

日志

 
 

《人生轨》读后感  

2015-03-20 07:05:52|  分类: 战友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用心细读几遍战友陆文斌回忆录《人生轨》,读出的是战友的认真、执着、刚强,敬业……

“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我们共产党最讲认真。”这是毛主席语录中的一句话。不管干什么,陆文斌战友总是一丝不苟,认认真真。刚到内蒙兵团的1969年,为了迎接全团八一汇演,连里从各班抽调人员临时组织了汇演小分队,我与他同是文艺小分队的,节目利用工余时间排练,节目还要靠自己编排,陆文斌是老高三,文学底蕴深厚,汇演的节目内容大多出自他的手中,每一个动作,每一句台词,他都认真细心地斟酌。

执着是取得成功的前提,没有执着就没有成功。他担任四连文艺班长,带领文艺班排演芭蕾舞剧《白毛女》,一个基层连队的文艺班,要排练的是芭蕾舞,难度之大可想而知,敢天下为先,尝试别人不敢尝试的,如果没有执着的奋斗精神,是绝对不可能的,芭蕾舞这块高雅的天鹅肉不是一般人想尝就能尝的,却被四连文艺班的战友尝到了,这与陆文斌的执着是分不开的。

再说他的刚强。想当年,四连人全都公认他叫骆驼的“雅号”。骆驼是什么,是动物中最能吃苦耐劳的,他就是像骆驼一样,不怕苦,不怕累,也是四连战友公认的“大力士”。别看他个子不怎么高,也不怎么结实,搞基建盖房子,每块土坯5斤,他与另一位战友,一杠就能抬890块。4500斤重的土坯,斜坡的脚手架上一步一步地往上抬,10公分粗的桦木杆,经不住土坯的重量,也不知道被抬断多少根。建营房抬土坯,不是一天二天,假如是一、二天也许咬紧牙关坚持,天天如此,又有谁能一如既往……这场景虽然已经过去45年,但仍然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中。

陆文斌的敬业不仅四连出名,恐怕四团也闻名。不管是主管连队还是主管学校,干一行,爱一行,有条不紊循序渐进,这种坚持不懈的意志和毅力是常人难以坚持的。从农田劳作、挖排干、挖大渠到讲台授课,讲政治说历史,他样样精通,得到师生的一致好评。我在学校30多年,深知当老师讲课、备课,提高学生成绩的艰难……打铁先要自身硬,学高为师,身正为范,陆文斌问心无愧,可惜,这样的敬业精神如今社会是再也见不到了。

今非昔比,40多年过去了,当年的小伙子,如今头发斑白,又小又瘦,眼睛高度近视,带着比啤酒瓶底子还要厚的近视眼镜,不敢单独出门,竟然写出回忆录,不得不让人敬佩。

陆文斌是1966年的高三,正宗的“老三届”,还是德智体全面发展的高才生,他自己当年的理想是当一名老师,为祖国培养人才,要不是文化大革命,早就成为教育科技领域的专家了。

内蒙兵团的物质条件战友们都亲身经历,不必多说,精神生活的馈乏更让人度日如年,战友们互相之间逗乐穷开心起“雅号”。互相起雅号也是那个特定环境下的兄弟情意的一种体现,雅号褒贬不能同论,但绝对没有恶意,雅号给当时枯燥、贫穷的环境生活制作一些放松心情的笑料。在四连,他的学历最高,年龄最大,根据年龄特点给他第二个雅号叫“25”,他也不气不恼。

记得最风趣的是:上个世纪70年代初,众多优秀的老电影都被打成大毒草,能公开放映的称为“三战”的电影——地道战、地雷战、南征北战。8.75毫米的小机子每个连队轮回放,赶上轮到深夜,不管酷暑严寒战友们都信心十足,宁愿少睡些觉,也不会耽误和失去机会。虽不说这机会是千载难逢,却也是荒芜心灵中的雨露。

《人生轨》读后感 - hyhzlmy - hyhzlmy的博客

               这张照片是1969年夏天四连军医段运隆拍摄的。

   两个抬土坯战友左手拿着一根棍子,猜猜看,这根棍子的作用是什么?


电影中背景音乐“鬼子进村”那一段的配乐25……正好与老陆的雅号“25”撞一起了,战友们一边模仿鬼子进村的样子,手中着拿铁锹当大枪,嘴中哼着小调,一边拉住他与他逗乐,想跑都不可能,如果当时在场,不笑出眼泪的,那是傻瓜……那种亲密无间的瞬间,到现在仍然在我的脑海中呈现。

印象中还有一次最深刻的记忆,一天我正在厕所蹲着,他急匆匆地跑了进来,感觉如果再延误1秒钟,那就要坏了大事,我问他干么那么急?他说肚子坏了可能要拉稀。我借机发挥,你不是刚25吗?怎么又67了(25岁成了67岁)?似啤酒瓶底的眼镜中透出略带怨气的神色,意思是人家拉肚子了,你还要来取笑我……

还有意思的是他探亲回来,路过上海,在上海当海军的同窗好友送给他灰色的海军制服。那个年代的年轻人,都十分喜爱军服,能弄到军服的就说明不简单,穿在身上更有一份自豪感。回到连队后,他穿上灰色的海军服,满脸得意,说自己浑身上下灰溜溜,有意在我面前“炫耀”一把。内蒙有句骂人的话叫“灰毛驴”,想不到我随口而出学了一声毛驴叫,然后又补充了一句:你就像灰毛驴,说后马上就跑了,他突然感觉“输”了……

每当回忆起这些场景,就会想起战友之间亲如兄弟的情节。内蒙兵团的十年,战友之间是患难与共生死相许,我的命中有你,你的命中有我,是命与命之间的交融,是比兄弟之间还要亲密的战友情,可这质朴的情感,现在也不可能再现了。

内蒙兵团的十年,是我们人生青春时代最美好的时光。俗语言:“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虽然我们失去了最美好的青春,青春有悔、无悔的正确答案对我们这代人来说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份战友情仍然存在心中,终生难忘。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