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yhzlmy的博客

日月沧桑——人生在世,须如豆腐,方正洁白,可荤可素

 
 
 

日志

 
 

吃忆苦饭  

2014-06-27 06:43:08|  分类: 回忆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收到战友寄来的两本,都是描写在内蒙兵团生活时的情景,读书生境,让我想起了在内蒙兵团时的点点滴滴——

在内蒙十年,不得不说说忆苦思甜的闹剧。“忆苦思甜”怎么产生的,主要作用是什么,不必多言,其重要意义就是要牢记旧社会的苦,才能体会到新社会的甜。在我学生时代,会经常接受这样的教育。

到内蒙以后,这样的教育仍然要继续进行,而且有所强化,每年都要搞至少一次“忆苦思甜”的活动,但也遇到一年进行多次的。每一次的忆苦思甜教育都要吃一顿忆苦饭。内蒙的生活条件艰苦是不可置否的,营养不良,知青们普遍患有“胃缺食”的毛病。

日常生活能装进胃里的,比忆苦饭好不多少,但还稍稍地有所区别,平时吃的起码是玉米面、黑面粉,吃忆苦饭时,就地取材,到马料库房随便搞点马料麦麸、豆饼渣子 ,用凉水搅拌,再往笼屉上蒸得半生不熟,就成了忆苦饭了。

吃忆苦饭时,你盯着我,我盯着你,目的很明确,从吃忆苦饭中看出你对忆苦思甜的态度。可这麦麸和豆饼渣子吃到嘴里要想咽到肚子里却是高难度的,嚼了老半天,越嚼嘴巴里越臭,有种恶心反胃想呕吐的感觉。

小时候遭遇困难时期,粮食不够吃,我曾吃过米糠、红著皮,蕉藕(一种观赏植物,地下的茎块,一般情况下没有人吃),野菜等,不管怎么说这些东西还是比较容易“进口”的,加上姥姥在做这些东西很有技巧,加上一点点米粉,口味马上就提升了。

 吃忆苦饭还很有名堂,所以一开始,我就称之为忆苦思甜的闹剧。这一次突然发现吃忆苦饭还是要分等级的,所有知青和连队领导都在连队的大会堂以班为单位蹲在地上吃。说心里话,谁也不愿意吃这样的忆苦饭,与其说这是形势的需要,倒不如说是这是形式上的弄虚作假。。

平常吃饭,女知青含蓄,吃完自己的一份就差不多了,有时也会把一部分剩下的就近送给男知青,男知青可不一样,狼吞虎咽席卷而光,实在觉得不够时,厚着脸皮拿着饭盆让伙房再给额外地加点,而这顿忆苦饭吃得最省,每班都剩下不少,大家毫无食欲饿着肚子蔫头耷脑地走了。这些剩下的忆苦饭是不会让它白白浪费的,送到马厩,马可以大饱口福,我很清晰地记得,由于太饿,有一位战友后来到马厩把这些吃剩下的忆苦饭又捡回来吃了,可怜吧!

每次的吃忆苦饭,都是为了配合政治运动,这一次,团司令部某参谋长正好在我们连蹲点,这位大人物装模作样地吃了几口,可能是不好意思不吃,再则也是为了做做样子,应付应付,马上就回到他在我们连为他准备的单人宿舍中去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热闹了,不一会儿,连部的人拿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送到参谋长的单人宿舍。这件事如果没有人发现,一切都平安无事,倒霉就倒霉在正要走到参谋长宿舍时,正巧碰到一位知青从这里路过,手端面条的一时没注意,撞个正着,无法掩盖,只好把实情给说了出来,这下可热闹了,这个知青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说晚上根本没有吃饭,非要把这碗唯一的面条先让给他吃,然后再给参谋长另煮一碗。事后,我们取笑这位连部的知青不会办事,你得看清有没有人再送也不晚,可偏偏又撞着这位财神,那能让你省油?

结果这件事闹大了,闹得整个连队沸沸扬扬,在大伙极力地劝说下,总算把这位知青战友的怒火给平息下来,不过,这件事遇上谁心里也平衡,仔细地想想,作为下连蹲点的团级领导,发生了这样一件不光彩的事情,与自己的身份和脸面上都是过不去啊,但在那个年代,为了生存,为了达到某种目的,没有被发现的阳奉阴违的事情还多着呢。这位参谋长在这个时候无非是吃了一碗面条而已,又算得了什么呢,只不过是他的事被人发现了暴露而已。

   任何时候都说要消除特权,但任何时候都存在着特权。对于特权,老百姓既恨又怕,又埋怨自己无能,没有条件去利用特权,对于享受特权的人,也只能眼看着自叹无奈。

    官大一级压死人,这算不算特权?我曾亲眼目睹这样一件事:这件事发生在上个世纪70年代初,一天,连队来了两辆车,一辆是团副政委乘坐的北京吉普,另一辆是师部来接人的华沙,目的很明确,要来连队接走两个知青。在世代扎根在边疆的口号声中,在人心还不能完全稳定的当时,能接走的人肯定是有大背景的,好多知青围着看热闹。华沙轿车同时装不下人与行李,副政委的坐骑先让给这两位知青拉走行李,两位知青坐上师部的华沙,一路扬“沙”而去。这时,也是我们这位“刺头”放起了一炮:请问副政委,他们能走、我能走吗、他们凭什么能走?副政委说出了一句大家想不到的话——官大一级压死人,我的车还不是乖乖地让给他们装行李了吗,你让我怎么办?顿时,一片寂静,连心脏跳动的声音都能听出来。

    这位副政委在关键的时刻没有作假,一句“官大一级压死人”,比任何思想动员说服工作都管用,他这样一说,反而得到了在场知青的同情,是啊,副政委也有自己的难处,也有自己的怨气,他是一位政治工作者,在号召知青扎根边疆一辈子的同时,自己却又不情愿地干起有悖于常理、有违自己职业道德和良心的事情,这让他这个政治思想工作者用什么样的道理来向知青解释,用什么样的语言来说服知青,怎样才能安抚知青的不满情绪!

......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3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