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yhzlmy的博客

日月沧桑——人生在世,须如豆腐,方正洁白,可荤可素

 
 
 

日志

 
 

人的味道  

2014-02-22 07:48:36|  分类: 美文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人在想起另一个人时,有时扑进脑海的往往不是那人相貌,是那人身上焕发出的体味。

  我的朋友孙二说,他想念去世多年的母亲,就有一种老咸菜的味道扑鼻而来。那些年,母亲蹒跚着去河边淘菜,然后风干,用盐巴腌制在坛子里,作为一家人的下饭菜。而老咸菜的气味,也几乎把瘦小的母亲浸透,她身上弥漫出来的,就是那种味道。孙二说,而今他看到老咸菜,就忍不住要掉泪,鼻子一翕动,母亲恍若就站到眼前来了。

  我追忆离世三十多年的爷爷时,是一种浓浓的汗味和烟叶味道。爷爷活在世上,他那辛劳的一辈子,就是一头不停耕作的老牛,他肩膀上,有一个驼起的肉疙瘩,那都是肩挑背扛时隆起的。爷爷最享受的间隙,就是吧嗒吧嗒抽旱烟,不断往地上吐痰,痰里也有烟叶味。我看到的爷爷,常年就是汗水滴淌在脸上、胸前的样子,他从山冈上回家,一进门,风带进来的,就是他身上的汗味。爷爷去世了,奶奶把他生前穿的那些破衣服,都拿到坟前去烧了,风中飘着的,还有他留在衣服上的汗味、烟草味。

  在一座老宅里,落叶在风中翻卷,我同邱老先生回忆他去世多年的老太太。老先生抽抽鼻子说,他又嗅到老太太身上的气味了。老先生望着我,目光如深潭,他说,那年他娶亲,也是在这座老宅里,东城那边的她坐着轿子,咿咿呀呀来到宅院,新娘子那销魂的气息,是一种麝香的味道。那种味道,在岁月里渐渐幻化成粗布衣裳在太阳下晾晒后的味道。老先生说,老太太生前,是一个相当爱整洁的人,每天都要把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就是咽气前的第三天,老太太还挣扎着起身,对着镜子一丝不苟梳理着头发。而今老先生还留着老太太的几件粗布衣裳、一绺发丝,想她时,就取出来嗅一嗅,老太太又栩栩如生来到他面前了。

  开馆子炸油条的熊胖子,他身上是一股麦面发酵后的气息。熊胖子的小馆子开在一个斑驳老墙上长满绿毛的巷子里,桌子上积淀了一层发黑的油垢。我有天在那里喝豆浆吃油条,看见桌上用刀刻着一行小字:“陆小琴,我爱你,我要请你吃油条。”我这人有一怪癖,自从来到城里后,就喜欢闻那种草丛中的牛粪味、袅袅炊烟中的农家饭菜味,对人,也是一样的嗜好,喜欢闻闻他们那种来自大地深处的气息,在钢筋水泥的城里,这种味是稀有的。熊胖子在城里的存在,满足了我这种癖好。熊胖子身上弥漫出的那种麦面味,在案板上使劲揉动麦面时淌出的汗味,被我闻到了,比一个诗人在电脑前对乡村麦子抒情,更让我心里舒坦温润。

  还有我去乡里采风时认识的农民朋友老郑,二十多年前,他不到一岁的儿子在赶集时弄丢了,老郑两口子走过了这个国家的高山丛林,阡陌纵横,啼血呼唤,都没有儿子的一丝消息。而今好多年过去了,老郑两口子逢年过节,都还要在桌子上摆上碗筷,唤着儿子的乳名,等他回家吃饭。有一天他家里炖了腊肉,我在他们家吃饭,吃着吃着,老郑突然失声大哭,他想起走丢的儿子了,是他心头活生生撕扯下来的肉啊。老郑抓住我的手说,娃娃身上的奶味,我还忘不了……

  还有赶蜂人刘老大,成千上万只在花丛中采蜜的蜜蜂,都归刘老大统管。我那年看见他坐在阳光下的蜂箱前,笑眯眯等蜜蜂回来,如看见拈花微笑的老僧。刘老大坐着乡里最后一辆拖拉机来到城里,给我送来一罐蜂蜜,他一进屋,感觉屋子里充溢着一股蜜糖气息。而我念叨他时,他身上散发出的那种蜜糖气息,扑鼻而来。

  人活一世,草木一秋,活出一个人味儿,就已是尽心尽力了。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